返回首頁 | 2022年單獨招生專欄
晚秋

碧阑干外绣帘垂,猩色屏风画折枝. 八尺龙须方锦褥,已凉天气未寒时。这是韩翎的一首晚秋景像的诗题名为《已凉》。从小都在南方生活的我来到北方感觉到的变化与差异是巨大的。拿秋说事吧,南方的秋你看不到满是黄色的银杏叶也看不到拿透红的枫叶!然而这些在北方的秋天里甚是常见。且不说别的,正如诗中的秋景变有千丝万缕般的感触。

直到現在,我才明白作者眼中的秋色是多麽的美麗,秋天初來咋到,讓農民伯伯措手不及,一切洋溢著喜慶。金秋,陽光普照大地,蔚藍的天空、散落的白雲,有時幾只鳥兒經過、發出清脆的叫聲,似乎在贊歎這個金色的深秋,是多麽的美好,同時又增添了一份淒涼。但是,那些樹,卻筆直的站在哪兒裏,像一個個戰士保衛祖國。路邊的花兒個個精神抖擻好不熱鬧,水面經陽光照耀,波光粼粼,遊人在湖邊看景色、劃船,水花四濺,水珠好似一顆顆金色的珠子,可愛至極。那青山依舊那麽綠,沒有一絲瑕疵,一切都那麽美好,秋天的色彩,五彩斑斓。

秋天理智,她不像春天那樣驕,夏天那樣狂,秋、收獲的季節,同春一樣可愛,夏一樣熱情,冬一樣迷人。我愛大自然,是她創造了美好,正因爲短暫,就更要珍惜,我愛秋天的景色,是那樣的美好、甯靜、樸素、高潔!

喜歡晚秋,那是夜半霞光的一道風景線。

?
返回首頁 | 2022年單獨招生專欄 通知公告 | 信息公開 | 智慧校園 | 聯系我們